个人资料 / Personal profile

  • 黄山屯溪区保险公司招聘代理人江文盛
姓名:江文盛  
    性别:男
    人气指数:1000
    地区:黄山屯溪区
  • 所属机构:华夏人寿黄山市支公司
  • 资格证号:
  • 展号:340141990
             
  • 保险需求测试

    我要加入保险

    营销员在线一对一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我的分享
安徽黄山清华校友推荐的深度好文,关于养老说得太深刻了!
  • 关注度:105  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20/5/29 11:59:00

清华校友推荐的深度好文,关于养老说得太深刻了!
发布时间:2020-05-26


建议读读!

这是清华总裁校友

北京诚成电子科技副总裁周云伟推荐的,

发人深省!


小时候唱国歌,唱到“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就觉得很老土,那是万恶旧社会的产物嘛。


可长大以后,小心翼翼不当奴隶,还是当了房奴,更多的人同时在当车奴、孩奴。


现在,我国即将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在劫难逃的“养老奴”身份又要附体了。


我意识到这点,是母亲和我同住的日子,稍有矛盾,她就说:“老了病了不用你管,我会住养老院。”


开始时,她是理直气壮的,我也以为那是最省力的选择。




然而,当我开始在网上查找养老院的资料,发现在一线城市,公立的床位有限,排队几年都未必排上。


私立的收费昂贵,床位费+餐费+护理费,6000元起步,医疗费另计。


有国际合作背景的养老公寓,则高达万元以上。


我对母亲说:“对不起,如果你住养老院,我就没法给自己养老了。”




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宾馆式养老中心,有中式、美式、欧式、韩式、日式、东南亚式多种风格房间选择,配备了国际医院。


但入住36平米的标准间,半自理的每月5800,非自理的每月8600,不包餐费。


如果需要特护,有一房一厅和两房一厅包房两种选择,最高达15000以上。这是我母亲退休金的10倍。


母亲沉默片刻,说,老家那边有条件比较差的养老院,每月只要1500,是旧仓库改的。


要么,去更偏僻的有教会背景的养老院。


她的支支吾吾里已经没有底气,因为她知道那种环境和生活质量,是不会舒服的。




然后我给她计算居家养老,如果她不能自理,那么请护工的费用,也将在5000以上,护工会陪伴老人,按摩喂药喂食,协助大小便,推轮椅出去散步。


而如果要忙工作,再请个保姆买菜做饭洗衣拖地,至少要3000元。


这样不比住养老院便宜,还要为护工和保姆提供食宿。


令人悲观的是,当房奴或者孩奴,你感觉再苦再累,是个升值投资。


而当养老奴,是个弹尽粮绝的付出。




他们说,中国正在建养老社区,你可以等等。


我满怀欢喜地去看那些项目,然后傻眼了,那完全就是保险公司开发房地产赚钱嘛。哪里是养老服务?


比如把购买保险年金和入住养老社区挂钩,10年间缴纳30-50万,到70岁才有资格入住,前期投入和累积生存金已超百万。


不购买保险的,则要预先缴纳20-75万不等的入门费,再缴纳租金和养老服务费。


这些社区建成了,也是给所谓以房养老的政策服务的。




为什么不换种方式?


比如年满55周岁的老人,有资格购买一套50平米以内的养老社区房,他们居住在这里,享受养老服务。


就如我们现在的普通小区,在物业管理的基础上,增加家庭护理服务,上门的护理员提供餐饮、娱乐、保洁、维修、应急、短途交通、体检等基础服务,付费则可以得到更多生活辅助。


如果养老社区的业主,还不打算自住,则可以交给物业代为出租给需要的老人,收取租金。


中国人的养老概念和产权概念其实很难分离。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住在自己家的房子里,又能得到相应的照顾。




在美国的社区,有免费上门的家庭护理员,英国的社区服务可以上门照顾老人,或者提供日间照料中心给老人休息娱乐。


如果说,我们福利没那么好,也没有充足的志愿者可以提供服务,那么低收费的基础服务也是可以接受的。


比如一个80岁的空巢老人,腿脚不是很方便,但尚能自理,她入住养老院需要每月支付6000元,其中4500元是床位费,1000元是餐费,500元是服务费。


她实际需要的只是500元服务,就是有人送饭、洗衣、拖地、维修、应急。


如果社区卫生所再提供一个家庭医生和家庭病床服务,老人基本没有太多担忧的。


因为子女陪伴也不过是解决这些问题。




有资料说,2013年,中国老年人达到了2亿多。


我认为这个数字已经不是扩建养老院和加床位能容纳的了,而且昂贵的收费使中高档养老院成了老干部和归侨活动中心。


实际上,必要的存在是护理型养老院,尤其是长期卧床的失能老人,他们需要专人陪护和康复治疗。


而自理型的老人更适合居家养老,或者在提供日间照料和生活协助的社区生活。


所以,政府扶持养老项目,不应是帮助保险公司或者民营企业搞养老地产,而是减少养老奴的负担。




比如增加公立养老院,并以护理型为主,只收不能自理的老人,免床位费、餐费和护理费,不得高于本市平均退休金。


加大社区养老服务,多设站点,为需要的老人提供免费或者低收费服务。


我们没有奢望免费养老免费医疗,只是如果要防止“养老奴”成为“弃老族”,人性化的政策非常重要。


你逐年提高养老金,却远不够老人独立养老;你提倡居家养老,却依赖家庭养老,那么中国式的家庭温情最后会毁在缺钱上。




议者:

1992年初年我在利物浦遇到了上海市民政部门官员七八人的一个访问参观团。


他们到一间英国政府的老人公寓(sheltered house)松鹤楼视察,这里住的是一些生活基本可以自理的普通老人。


我的儿媳正好担任这所以收养华人为主的老人公寓主管(warden),这所老年公寓收住额50户,有40多户是华人。


参观团知道了我是一个来自大陆探亲的老教授后,偷偷地问我:


“这个养老院是真的吗?”。


我回答:“当然是真的,这里没有必要像我们大陆那样,为外国人来参观而特作安排。”


参观团员们为英国给养老人员的待遇大吃一惊。


住房宽松高级,照顾周到。一个人住房面积约60平米,有一间卧室、厕所和洗浴间、一间厨房、一间餐厅、一间客厅、两个储藏间。


冬天暖气很足温暖如春;有专人打扫卫生,房间的玻璃窗非常明亮清洁。


公寓主任,每早都有电话问询:是否健康,有何需要。


免费医疗,医护人员上门看病,有叫必到,重病送去医院住院。


走廊墙上有扶手,有红外线监护,倒地时就发出警报,有人来救。


设有探亲者住处,收费极低廉。有专人打扫室内外卫生,不能自炊时,免费派人来给做饭(老人是华人就派华人来)。


住户华人大多是在英开饭馆的老人,每月领取250英镑左右的养老金(他们开饭馆时都纳过税。那时我国留学生每月公费才发175英镑,包括食宿等一切开销)。


一些社会组织,如社区管理机构、教会、宗教社团、慈善团体、警察局……经常在周末招待老人外出活动、旅游等。


老年公民(senior cityzen)有老人免票(pass),可在不小的范围内免费乘火车、长途车、公交车。


我国政府为什么不大力组织非营利性的家庭服务业上门服务,让老人们得到应有的晚年照应?


把一切花费都推给老百姓自己负担?他们过去对国家社会的付出和交的税,都哪儿去了?                                                                                                                                                                           注:图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